斯坦尼斯拉夫 . 斯特拉蒂耶夫
摄影师:Atanas Kanchev

“他在保加利亚人心中的地位正如捷克的哈维尔和波兰的姆罗热克”

Krikor Azaryan

斯坦尼斯拉夫 . 斯特拉蒂耶夫尽管创作了成功的散文和广受欢迎的电影剧本,但是他最伟大的成就—是戏剧—几乎水到渠成而来。实际上,他当时正被迫创作他的第一部剧本。在70年代早期,他的朋友,索菲亚讽刺剧院院长兼演员Neycho Popov真正促成了他的创作《罗马浴室》。

当时,年轻的斯特拉蒂耶夫在针对现实问题的辛讽短篇小说,滑稽场景和随笔方面享有盛誉,并出版了两本短篇故事集,他多年之后一直强调记者身份这一点。数年之后斯特拉蒂耶夫回忆道:

“讽刺的是,在索菲亚租的一间公寓里,我每周正在为Sturshel报工作,并在Vitosha上Tihiya Kut餐馆 的小屋写电影剧本”两个月前,在我朋友Neycho Popov的一再要求下,我不经意答应承诺将为他写一剧本登台演出。当然我从未真正写过剧
本,甚至未写过任何一出戏的一字半词。我并没有把此剧挂在心上。我当时正紧密旗鼓的写电影剧本。但是Neycho Popov一直打电话催问剧本创作的进展。“一切顺利正常”我满脸羞愧不安地答复到。我将如何告诉他,我无法在脑海里更近一步创作此剧本?”

当然,在第十次收到同样的回复“一切顺利正常”后,他心起疑虑,来到Tihiya Kut餐馆和我碰面。

然而无论何时,当我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,看到Neycho的 雷诺驶近,我将立刻从小屋里消失并躲在丛林里。Neycho将在附近走走,喝杯咖啡等待,然后不停的敲门。与此同时,我躺在丛林里观察他,心想他会不会等烦了回到索菲亚......”

由于对此事十分愧疚,斯特拉蒂耶夫做了一次象征型的努力开始写剧本“我决定写几页然后编一个通常的理由—作家智穷,想象力疲乏,艺术失败等等—所有俗套的措辞。但是,机缘巧合,我坐下来笔触纸等待我的所谓作家智穷,我一等再等,但是都未等到,我的艺术危机,想象力的枯竭,创造力的渗漏,一页又一页的堆积,未等到我想好另一个借口来摆脱这尴尬情景时,剧本已经写完,我居然把他写好了。”

《罗马浴缸》十多年来多次在索菲亚讽刺剧院被独家表演,接待了300,000多观众。

© Aeolus项目2016,所有权保留